母亲节征文_在母亲节祭念母亲

时间:2017-06-05 传统节日 我要投稿
妈妈,天堂也有母亲节吗?
 
妈妈,我是您的满崽斌儿……
 
妈妈,您在天堂过得好吗?……
 
妈妈,明天是凡间的母亲节,
 
妈妈,天堂也有母亲节吗?……
 
妈妈,为儿祝您节日快乐……
 
妈妈,斌儿在这里与您说说您在凡间艰辛、平凡、仁爱的一生,
 
妈妈,这也是为儿在母亲节对您的祭念……
 
(一) 
 
妈妈……
 
四年前的十月某天,是斌儿的生日,也是您老的难日,为儿心想一大早就赶回双峰老家,凑到您老的身边,给您老问个安,
煮点饭,敬点菜,晒晒被,铺铺床,烧点水,洗个脚,挠个痒,说说斌儿在外面谋生时,遇到的一些快乐的事儿,让您增添一点高兴与快乐,减少一份挂念与担心----妈妈您为了生活,为了家,为了我们兄弟,您含辛茹苦,操劳了一辈子,如今为儿不想让您再增添痛苦与忧愁,只想让您平平安安,乐享晚霞----这也是为儿能给您的屈指可数的一份感恩与回报……
 
可是,因为斌儿人在江湖,身不由已,第二天未能成行。心想过年也只有一两个月了,到时再回家看您也不为迟,况且还可以多陪伴您老一些日子……
 
真是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。刚刚一个星期,农历十一月初五早晨,就从老家飞来您老的不祥之讯!其时的不孝斌儿,与同乡先辈曾文正公当年在京师闻报母亲大难的心情一模一样:自知不孝儿多有作恶、积德甚少,为免遭皇天重惩,惶恐不安、小心谨慎、夹起尾巴做人……闻报母丧,意识到此乃苍天报应,斌儿罪孽深重,在劫难逃……可是苍天啊,你砸偏了向啊,你惩罚的不是年轻的小民,而是我的八十五岁的高堂老母啊,是我一个星期前还试想回去看望一回、尽一点孝道的坎坷一生的慈母啊……
 
奔回家中,哭成泪人的不孝斌儿,悔恨交加,久久不能平静——
 
悔的是早知如此,为什么不孝斌儿不能常回家看看,为什么不在您的难日纪念日归来陪伴您老,拉拉最后的家常,做做最后的孝子?
 
恨的是不孝斌儿,心智低落,感应钝敏。其实,您老的不祥之兆,早已预见,历历在目:
 
一是八月十五中秋佳节斌儿回家拜望您老,临别时,您站在大门口对斌儿说的:“我就是还有一件事不放心,……”,待斌儿与您耳语之后,您说:“那好,我走了”。妈妈啊,当时为儿以为您老的意思是不送斌儿,您进里屋去了!如果不孝儿能够感知这是我们母子的最后诀别,您要“走”到天堂去了,无论如何,为儿都会留在家中,要送您最后一程啊……
 
二是中秋日与您分别,赶赴春臣大哥丧事的路上,您的对阴阳法术有些感知的交儿对我说:“妈妈,是今冬明春(的命)了”。我当时听了,只知一顿斥责兄长乱说,却不知细问情节。为兄听了,也不再多嘴。妈妈啊,您果今是落在“今冬”啊……
 
三是为儿生日前后,已多次梦见您老,按周公解梦,均为“凶梦”。也许是亲人同心,为儿也忐忑不安,曾打电话询问您老近况,在得知您“身体如前”的讯息之后,便未再践行回乡探母的心愿。妈妈啊,如为儿感应聪慧,斌儿一定会回来送上您最后一程啊……
 
妈妈啊,跪拜在您身边,悔恨交加的泪人斌儿,看到您安详地睡过的床铺还算整洁,罪儿的心情总算有一分的慰藉——那是我在八月十五中秋节之日为您亲自铺就的、您最喜欢的中稻杆新床啊,从床头到床脚,都干净整洁一新啊——您也曾经常给我们铺就这样的新床啊。妈妈啊,您说过:“崽啊,咯就好困了啊”。我当时听到您么说,心里也只是与您一样感到心满意足 ——妈妈啊,这是罪儿给您尽的最后一点孝啊……如果罪儿还不是愚钝之至,这是不是也算作斌儿感应的使唤……
 
妈妈,这些年,您在天堂过得可好?……
 
妈妈,明天是凡间的母亲节,天堂也有母亲节吗?
 
妈妈,为儿在这里祝福您母亲节快乐……
 
 
相关文章